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  

2015-08-08 02:0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喻恩泰讲了Shakespeare对于英国意义的那段比喻,的确让人头脑一醒有了类似性冲动的兴奋感。我现在才开始正视Shakespeare被忽略的事实,我的确是讨厌无趣,但是没接触过正规shakespeare学习的人是没资格谈论莎士比亚作品的。在读了《outliers》和《练习的力量》两本书后,我更加深入的了解了10000小时的理论。10000小时的理论是说,如果一个人想要在某个领域获得成功,成为某方面的专家,通常要经过10000个小时的有效训练。类似跑步,类似任何在自己领域里需要加强锻炼的事情一样,你要花费时间,而这里面的长度,或许不似当初所预想的那样简单。所以,我想起一句不记得是一部电影还是一个小说结尾的话来,这句话几乎代表了我的某种人生信条:“如果一些只是徒劳,也要让徒劳发生。” 我不能说我不计较结果去做一件事,只是,是啊我又在说“只是”来躲避我的短处了,只是我仍旧在我能够以一己之力改掉的毛病面前继续去继承如今的种种性格上的缺点(好复杂的一句话),我发觉人只有在专注的,全力以赴的干一件事时,才能发现自己的问题,进而改善。比如,我本人过去有,太在意一些面子上的事情,总是想通过粉饰,逃避真正的问题。比如,在该要求自己权利时,我表现的太懦弱。比如,我过去,经常苦恼于自己的智商,我对自己的智商不够高这件事十分在意。so what,我想我现在最大的改变就是这点了,我会想so what了,因为过往在意的事,让事情变得无趣、焦虑、更甚紧张,但这一切的彷徨终究对懦弱无力的事没起到任何的帮助。几年前我也有次坐计程车,也对着那司机唠叨你刚刚那些玩意儿,什么生存死亡啊,虚无啊存在的意义之类,但司机却对我说:“你知道,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还是会想英国那端的小红帽(一朋友),台湾的夜莺(一朋友),不知道有没有从东京回到宁波的nasa,掰指一算远方的朋友分别也好几个年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适应了没有他们的生活,anyway,总会交到新朋友的,你看,我会这样想问题了,我觉得夜莺听到我的这话可能会最宽慰了。补个题外话——在1954年,1英里的极限是4分钟。因为自古希腊设立"一英里"赛跑项目以来,没有人在4分钟内跑完。并且运动专家用各种理论证明出:1英里4分钟是人类的极限。近2000年来,人们一直相信这个极限。但是,20世纪中期牛津大学医学院的学生罗杰·班尼斯特不相信这个极限。他是个跑步爱好者,1英里的最好成绩是4分10秒,已经非常好了。他刻苦训练,把成绩提高到4分2秒,然后发现成绩似乎无法再提高了。但他仍旧采用科学的方法刻苦训练,在1954年5月6日,他跑出了3分59秒4的成绩,突破了四分钟。六周之后,美国有另一个人跑出了3分57秒。第二年,跑进4分钟的共有37人,再过一年突破的人数超过300人。之前人们无法超过4分钟的最大的障碍在于人的脑子里,因为不相信,于是也就真的没有运动员打破过,而并不是他们训练不够刻苦,比赛没有全力以赴。有时候,比物理的限制更可怕的是心理的界限。因为他们相信4分钟是极限,所以他们能无限接近10秒,但却无法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